2021-04-15

溫馨提示:本文有償閱讀

黃山腳下,足療店特別多。

主要原因是什么?

黃山是一座必須爬的山,而且不是小爬,要大爬,即便你是坐纜車上,依然需要徒步接近

10

公里。

應該把黃山景區理解為山峰群。

南北門各有一條公路通往索道,索道再通往山頂,兩個索道之間有

10

公里的距離,一般都是不走回頭路,要么北上南下,要么南上北下,那么這

10

公里是你必須要親自走的,而且這

10

公里不是平路,而是上上下下,也很累人。

早上,在酒店吃早餐,你會看到美女走起來一瘸一拐的,爬山累的。

有沒有辦法,不用親自爬?

也可以,找挑夫給抬著,倆人一組,不論體重,只論里程,起步價

200

元,黃山有些路幾乎是垂直的,前面的挑夫年齡大一點負責喊號子,后面的挑夫年輕一點,負責應號子,那么問題就來了,坐這個,是欺負他們,還是幫助他們?

我認為,從市場角度,是幫助他們。

只是,說起來讓人不舒服,同是人,你看人家滿頭大汗,一步一挪,而你坐在上面舒服的不得了。

朋友問我,為什么泰山上的挑夫不喊號子?

我說,泰山上的挑夫,個頭普遍比較大,屬于北方大漢,干這么點活,是不需要出那么大的聲的。

這是開玩笑的說法。

根本原因是什么?

泰山在所有山里,是臺階級別最高的,無論長度還是坡度,就是這么說吧,哪怕你是個老太太,你慢慢爬,都能爬上去,不需要找人抬上去,貌似泰山也沒有這個業務,我爬了這么多次,只是聽說過有人被抬上去,沒見過。

泰山的臺階級別,就是帝王級的。

你看黃山上的這些挑夫,他們在抬人的時候,其實是舉步維艱的,必須靠喊號子來協調步伐,而且這個東西不論斤只論里程,什么人才喜歡被抬著?有錢的、胖的,結果……

那天,我采訪了一位工作人員,不是干挑夫的,我問了一個問題,就是挑夫是坐纜車上還是爬上去?他說是坐纜車上,東西也是從纜車上,然后再從纜車站把東西挑到各個商店。

我問,他們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他說,七八千塊錢。

我問,抬人的呢?

他說,那個彈性比較大,旺季可能一個月萬多塊錢。

我問,黃山的這些挑夫要賞錢不?

他說,不要。

黃山之后,我們又去爬了九華山,中國四大佛教圣地之一,地藏王菩薩的道場,九華山上的挑夫每個都是要錢的,遇到了你就開始說贊美和祝福的話,然后希望你能給點賞錢,修行的和尚也是如此,有個老和尚在菜地里挖菜,我路過,他嘟囔了很久,說自己

66

歲了,要給菩薩修廟之類的。

我說,我沒有現金。

他沒再繼續。

我說,你應該接著把收款碼掏出來才行。

這個時代,很少有人用現金了,為什么九華山上還有那么多現金?這與信徒密集有關系,九華山上有

99

座寺院,信徒一般都會換不少零錢,每個寺院放一些,遇到苦行僧也會給一些,原本這些挑夫可能也是不要錢的,是這些信徒們覺得挑夫太辛苦了,就主動給錢,就跟峨眉山的猴子一樣,喂的人多了以后,就會要了。

不僅僅和尚與挑夫要錢,連建筑小工也要錢,真把二維碼拿出來了。

遺憾的是,我是個鐵石心腸。

我是這么認為的,既然是信佛,那應該明白,每個人都在修自己的命,我給與別人,不是打破了別人的平衡嗎?

讓他修自己的,我修我自己的。

還有個很有意思的小插曲,有朋友送了我們兩根許愿繩,讓我們寫了心愿以后拴樹上,我沒寫,包包也沒寫,包包說,這么做是作弊行為。

我說,我沒考慮過作弊,只是我覺得貌似長江以南沒有拴紅繩的這個風俗,你看整個黃山上沒有人拴,很干凈,九華山也是如此,只是偶爾有鎖同心鎖的。

作弊行為,很有意思。

有深意。

在景區管理方面,我認為黃山是非常出色的,至少衛生搞的好,隨處可見清潔人員,九華山就要臟亂一些,這個與歷史環境也有關系,就是整個九華山景區其實是一個鄉鎮,有居民,有商鋪,有寺院……

我覺得九華山應該整治一下挑夫隊伍,使整個九華山變

LOW

了,佛家圣地,應該視金錢如糞土,結果,給人的感覺都是要錢的。

沒辦法,香客們慣的!

言歸正傳,繼續說足療店,吃過晚飯,我們也決定去足療店,我溜達了一圈,發現只有一個是連鎖品牌,就是重慶富僑,去這里洗洗腳吧。

價格從

128

328

不等。

推銷了半天,我說就要最基礎的套餐吧,

168

元。

洗腳

+

精油。

生意非常好,甚至需要排隊,這幾年,只要是健康的、綠色的,這類店都很火,包括我所在的縣城,晚飯之后,你根本點不到女技師,要么只能點男的,要么就排隊,一排隊還要等老久。

重慶富僑更是如此。

不是說實體店未來會黃,而是類似的體驗式的、保健式的,會越來越火,因為大家都想花錢舒服舒服,越正規越好,男人過了那個階段后,就佛系了,喜歡簡單的東西,找人按按就是單純的按按,沒想著占點便宜想點好事之類的。

至少,我就是這個狀態了。

很佛系。

給我們洗腳的幾個小妹都是云南曲靖的,三個人是老鄉,我推測還是親戚,因為我深入了解過足療店的運營模式,足療店最核心的競爭力是什么?

管理!

說的簡單一點,就是留住人。

你有好的技師,同行惦記著,客人惦記著,早晚給撬走了,這個行業的流動性是非常大的,但是干的好的品牌,都是從根本上解決了這個問題,核心就一點,家族式員工。

倘若,我能從老家找

30

個親戚,愿意跟著我發財的,我們一起去西安開洗腳店,我有這

30

個親戚的前提下,我加盟品牌能賺錢,我自己搞個品牌依然能賺錢,我若是純粹靠招聘員工?

肯定黃!

有個足療品牌,在北方很火,老板還買了輛庫里南,在抖音上粉絲也不少,他搞加盟就有這個前提,就是你想加盟我的品牌是吧?我就這么一個要求,就是核心骨架員工以及大部分技師都必須是宗族式的關系,至于你給他們是高薪還是股份,那是你的事,我不管,我只要求這一點,就是你的員工結構很穩定。

以前我哥給別人打工時,為什么一做國外的項目就派我哥去,因為我哥領的工人多是我們村的,他們在非洲做項目,他們不可能跳槽,就是整個團隊結構非常的穩定……

我們現在的工人,也多數是我們鄉鎮的,以我們社區的為主,很多工人,特別是年齡大一點的,例如

50

歲以上的,一年發一次工資,哪有什么月結的概念?而且年底他也不全要,花多少要多少,剩余的全存在我哥那里,我哥給

7

厘的利息。

你在外面招的工人?

你若是跟他們這么談?

直接拜拜了。

現在工人待遇越來越高了,因為年輕人沒有愿意下工地的,過去云貴川的工人住工地帆布棚都樂意,現在你不給他們安排宿舍,宿舍里沒有空調?他們不干,而且還要性生活,有的還要單間,有的還要求把老人和孩子接來,這是真事,市場早已經變了,現在是工人挑老板的時代了,因為你招不到人,去年還有同行找我,他要做個

APP

,搞什么呢?針對建筑工人開展精神文明建設。

因為這些人,有錢了,知道要求宿舍必須裝空調了,也刷抖音,也玩快手,這個朋友覺得這些工人物質條件有了,精神還是太空虛,被人一喊大哥,錢就打賞出去了……

按腳的女孩要給我掏耳朵,我拒絕了。

她說,我是專業學過的。

我說,我真不要。

我剛學球時,經常請球友們洗腳,有時天天去,只要一洗就有掏耳朵環境,一來二去,把我掏耳鳴了,而且呢,耳屎特別多特別大,我記得有次一個月沒掏,是我去東北自駕,我開車路過北京時,去上了個廁所,我耳朵癢癢,用手一摳,竟然摳出了一塊巨無霸。

后來,我去醫院咨詢、治療。

醫生的建議是:耳朵,不要掏,既不要自己掏,也不要去那些野店掏,若是真想掏,到專業的醫療機構掏,也不能太頻繁,一個月一次就好。

于是,我就把掏耳朵戒了,自己也不掏。

好了。

現在,偶爾想起來,會去掏一下,一般醫生的答復都是:基本沒有,只有一些碎屑。

耳朵具有自潔能力。

最后一個環節,小妹要給我拉腰,要拉的嘎巴嘎巴響的那種。

我又拒絕了。

我說,你給我捏捏腿就行了,只要與關節有關的,我都不做……

在抖音上,經常刷到有美女去找老中醫正骨,去聽那聲咔吧響,我覺得這些美女真愚蠢,你知道喀吧響是什么嗎?你知道脊柱有多脆弱嗎?正骨能把你正的腰間盤凸出,能給你治的半身不遂。

人,要相信科學。

關于正骨、松骨問題,多聽聽專家怎么講,例如大醫院的骨科專家,你別說人家不懂,人家什么沒見過?至少是懂解剖學的。

這個我也咨詢過,我曾經想學習呼啦圈,被否了,不僅僅不建議做呼啦圈,還給了我一些建議,就是人體結構是沒有設計“旋轉”機能的,所以體育課上轉脖子,轉腰,轉膝蓋,甚至轉腳踝,都是錯的,是起傷害作用的。

我們的轉身,是以脊柱為中心做的小幅度扇面旋轉,而你熱身上的那個

360

度轉腰呢?則是對脊柱進行了大平移。

黃山的最高峰是蓮花峰,不過很多人以為是光明頂,畢竟光明頂的名氣也最大,這是金庸的功勞,金庸當年是怎么設計的這些門派呢?

就是照著地圖設計的。

這樣就有個

BUG

,就是容易忽略了真實的物理距離,例如六大門派齊聚光明頂,關鍵是到達時間相差無幾,要知道,他們遠的距離

1000

多公里,近的也接近

400

公里,若是按照步行計算,動輒就走幾個月……

那天,我在黃山腳下修車,主要是三項:

第一、需要更換機油,做基礎保養。

第二、剎車方向盤抖動,應該是剎車片或剎車盤的問題。

第三、傳動系統需要打黃油。

很多人開越野車卻不知道越野車是需要定期打黃油的,多久打一次?有人說

1

萬公里,有人說

2

萬公里,我為此專門咨詢過豐田的工程師,他給我的答復是第一次是

4

萬公里,以后可以是

2

萬公里,另外打的時候不要打多了,打多了會導致油封壓力過大,他談到了一個觀點,就是很多車子是愛惜壞的,為什么會壞?你搞的太頻繁了。

還有一點,越野車最怕的其實是水。

不僅僅是越野車,大部分車子都怕水,所以玩越野是有個講究的,就是每次玩過水以后,都需要去換傳動系統的油水。

修車店老板跟我講,保養與打黃油都沒問題,只是剎車盤的問題他這里搞不了,因為里程太新,現在就換掉有些太可惜,可以適當的磨一下,但是本地也磨不了,需要去外地。

我說,那就按照你的方案,你去做就可以了,只是有一點要求,機油一定要用正規的,千萬別出什么差錯。

他說,這個你放心,有問題我們包著。

保養最容易出問題的地方,其實是機油,假機油是很常見的,一般我都是去正規店保養,而附近沒有正規的

4S

店,那么我只能選擇一些機油的品牌代理店,還有就是選擇生意比較好的修理廠,特別是做口碑的。

我是跑了多家以后,對比的,選擇了他。

老板年齡不大,

30

歲左右。

很真誠。

這個東西都是寫在臉上的。

我問他,黃山旅游這些年,是上升趨勢還是下降趨勢?

他說,黃山的接待量太大了,全國就這么多人,很多人已經來過了,就不會再來了,這個不同于九華山,九華山全是回頭客模式,這次是來許愿,下次是來還愿,覺得靈了以后再來許新的愿,而且帶著親戚朋友一起來許。

我說,這倒是。

他說,黃山,大家頂多來一次。

后來,我仔細品了品他的這番話,我認為又不對,畢竟來過黃山的還是少數,還有就是不斷有人老去,不斷有人出生,新生代還是會來黃山的,那么黃山永遠都不可能衰敗……

理論上,越來越火。

為什么?

旅游,還是輕奢消費,隨著老百姓收入越來越高,那么黃山旅游也必然越來越火,原本一輩子都沒旅過游的人也開始出門了。

黃山給我留下的印象很好,我甚至有想買黃山旅游股票的沖動,當然我是不會買的,因為我投資的邏輯是去賭性,不賭、不猜,靠邏輯與時間取勝,而不是靠預測取勝,黃山的開發是有條不紊的,過幾年就推出一個新的概念,幾十年前最有名的是迎客松,我記得我小時候家里掛歷就是迎客松的,后來光明頂概念,最近在抖音上特別火的西海大峽谷。

我的觀點是,一座山,若是不是爬上去的,那么這座山就不屬于我們。

爬過了,就屬于我們。

黃山,頂上,人山人海,而攀爬路上呢?

幾乎沒人。

那天,從蓮花峰下來,遇到了一位大姐,她在我前面,我們就這么交流了一路,更奇葩的是,我竟然到最終也沒看到她長什么樣,因為她壓根就沒回過頭,我只能從體型與聲音上判斷她的年齡,應該

45

歲左右。

很是凡爾賽。

她是晚上住在了光明頂。

我問,住一晚上要多少錢?

她說,便宜的

1200

元左右。

我問,貴的呢?

她說,大幾千吧,我住的

3500

我問,看日出了嗎?

她說,

4

點就去排隊了。

我問,人很多嗎?

她說,非常多。

我問,以前來過黃山嗎?

她說,第四次來。

我問,為什么選擇爬蓮花峰?

她說,我覺得爬一座山,若是不能登頂,不能住在山里,都不叫爬。

應該是個挺有錢的女人,背個單反,紅圈鏡頭的,一身狼爪戶外裝備,反正就是從骨子里一股驕傲,說自己前一天在九華山,建議我們可以過去轉轉。

我問,您是很喜歡爬山啊?

她說,名山,基本都爬過。

我說,我的目標是爬

100

座山。

她問,是徒步還是?

我說,純徒步。

她說,若是說徒步,那應該去禾木到喀納斯。

我說,去過。

她說,岡仁波齊轉山,也值得去,我去轉過

12

圈。

我問,怎么去的?飛哪個機場?

她說,我喜歡自駕,我去過

11

次西藏,所有進藏線都走過。

我說,厲害。

基于她比較凡爾賽,我決定調侃調侃她,她說什么,我都能馬上說出這個地方的特征以及細節,她發現遇到對手了,對我態度也變好了,不再隨意“建議”我了,因為她去過的地方我早都打過卡了,例如黃山、九華山這些,我只是覺得過去可能坐過纜車之類的,爬的不純粹,重新打一遍卡而已,之前我都來過。

她覺得,我貌似有那么一點深奧。

對我態度也變了。

不過依然沒回頭,也沒法回頭,因為下山非常困難,基本需要一步一挪。

我弱弱的問了一句:您不用上班嗎?

她說,我是自己創業。

我問,做什么的?

她說,汗蒸。

我問,在哪開的?

她說,成都。

我問,開了幾家店?

她說,在全國

138

家店。

我問,直營的還是加盟的?

她說,直營的四家店。

我問,你整天旅游,朋友圈的人羨慕你嗎?

她說,還可以吧。

我問,是不是對加盟作用很大?

她說,還好,就是很多人覺得你活成了他們想象的樣子。

我問,加盟的成功率高不?

她說,一般吧。

我說,要看天分。

她說,這話不假,多數人都做不起來。

我問,內心會有愧疚嗎?

她說,那個誰不是說過一句話嘛,你總在意那些失敗的,豈不是對那些成功的案例不公平?!

我說,原話應該是一個年輕小生說的,意思是若是總盯著黑粉對那些深愛自己的粉絲而言,不公平。

她說,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大概率是單身狀態,因為按照她的說法,我給推算了一下,她基本是四海為家模式,不知道她玩不玩抖音之類的,我覺得她肯定有自己的展示窗口,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平臺上……

她能讓人關注自己,信任自己,從而追隨自己。

她賺加盟費!

黃山上,房間普遍千元起,而且賓館也不少,貌似也沒人抱怨,你沒錢你扎帳篷就是了,有專門的帳篷區,為什么有人會覺得泰山

1

千多的房間就貴了?說白了,泰山上面還是太小,就那么一兩個酒店。

下山時,我遇到了東北一對夫妻,應該

60

歲左右,男的愛好攝影,背了一個攝影包,他們是早飯后開始下山的,走走停停,我是午飯后開始下山的,讓我中途追上了,我問他早上有沒有拍到日出?日出美不美?有沒有云層?

他說,的確非常美。

我問,住山上多少錢?

他說,

1290

元。

我問,晚上住山上什么感覺?

他說,有與世隔絕的寂靜。

凡爾賽有兩種,一種是自己炫耀式的凡爾賽,另外一種呢?則是發自內心的自信,我們住的酒店旁邊有無數家徽菜館,感覺徽菜還是比較貴的,這些日子一直在吃,頓頓吃,人均百元,可能與景區附近有關,我的原則是貴不要緊,好吃就行。

我們天天在同一家吃,就有隊友提議,換一家吧。

于是,搜了大眾點評附近好評率最高的一家店,招牌也很大,在馬路上還做了大炮廣告……

我們根據導航指引,找去。

找的時候,我們遇到了一個女的,問她

XX

菜館怎么走?

她幫我們指了一下。

然后,她轉身進了旁邊的徽菜館。

她家的徽菜館生意還很好,一看就是本地食客居多,從年齡、口音就能判斷出來,我們繼續往前走,去找大眾點評第一的那家店,發現一桌客人都沒有,我們判斷是花錢找人代刷的排名,假的。

然后,我們幾個人,竟然都覺得剛才的女老板厲害。

格局高。

附近幾乎所有的徽菜館都是拉客模式。

我們路過她家門口,問她另外一個餐廳怎么走,她很熱情的幫我們指了,也沒來一句:來我們家吃吧?

我們一致對她的評價是:出奇的自信!

因為我們回來,她也特別開心,笑成了一朵花,我們聊了很久,她講了自己的生意經,就是把心思用在如何維護老客上,而不是開發新客,大家的玻璃都是透明的,誰家有客人,大家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吹是沒用的。

高手!

從黃山到了九華山,我找了個導游,讓她幫我講講,我對大路邊的知識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我可能比她知道的還多,例如地藏王菩薩是韓國王子到中國留學然后跑到九華山潛心修行,最終成了肉身菩薩,從而開辟了九華山這座佛教圣地,這些我都很熟悉,包括他的座駕叫諦聽,也就是獨角獸。

還有他那根禪杖叫錫杖,又叫智杖,是用來鎮開地獄之門的。

我喜歡聽一些普通人的故事。

愛恨情仇。

路上遇到一個穿百家衣的修行者,一步一叩,總有人在圍拍,走近才發現是位女施主,很是虔誠,有人給她錢,她就起身給人念段佛經。

我問導游,這類虔誠的修行者,多不多?

她說,這應該是個居士或網紅,昨天還在直播。

我問,你咋知道的?

她說,我看著了。

我問,有沒有出家人做俗人做的事?

她說,九華山是大山,僧人多,什么故事都有。

我問,是不是供養這些和尚的女信徒特別多?

她說,你可以仔細看看,來燒香的,多是女士。

我問,現在潛心修行的人多不?

她說,也很多,但是不能以是不是出家人為判斷標準,很多居士反而更虔誠,還有就是全國各地很虔誠的信徒本身愿意選擇來九華山修行,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

我說,明白了,類似足球里的豪門,自己梯隊里未必能培養出球星,但是球星都愿意跑過來加盟。

她說,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我問,是不是經常有名人來燒香?

她說,今天張國立來了。

我說,名人也信佛啊?

她說,信的更虔誠。

她說

100

塊錢給我講解

2

小時,其實半小時不到,就溜了,主要是我走的太快,把她累壞了,我也理解,在給她轉賬時,我發現她微信頭像真漂亮,跟本人出入太大了,我問,頭像是你本人嗎?

她說,是啊。

我說,這美顏也太強大了。

如何形容呢?

一個是富婆狀態,一個是農村婦女狀態。(我朋友圈有)

………………………………

特別說明:

A、文章非紀實文學,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對號入座!

B、文章為有償閱讀,單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

公眾號: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79.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