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立偉《白色鳥》

夏天到來,令我回憶。

                 ——外國民歌《夏天的回憶》

  設若七月的太陽并非如此熱辣,那片河灘就不會這么蒼涼這么空曠。唯嘶嘶的蟬鳴充實那天空,云和風,統不知踅到哪個角彎里去了。

  然而長長河灘上,不久即有了小小兩個黑點;又慢慢晃動慢慢放大。在那黑點移動過的地方,迤邐了兩行深深淺淺歪歪趔趔的足印,酒盅似的,盈滿了陽光,盈滿了從堤上飄逸過來的野花的芳香。

  還格格格格盈滿清脆如葡萄的笑音。

  卻是兩個少年!一個白皙,一個黝黑,瘋瘋癲癲走攏來。

  那白皙的,瘦,著了西裝的短褲,和短袖海魂衫。皮帶上斜斜插得有一把樹丫做好的彈弓。那黝黑的呢,缺了一顆門牙,偏生卻喜歡咧開嘴巴打哈哈;而且赤膊。夏天的太陽,連他腳趾縫都曬黑了,獨曬不黑他那剩下的一顆門牙。同時腦殼上還長了一包癤子,紅腫如柿子的癤子。

  少年邊走邊彎腰,汗粒晶晶瑩瑩種在了河灘上。

  “唉呀,累。曬死人吶!”

  “就歇歇憩吧。城里人沒得用。”

  在高高的河堤旁,少年坐下來歇憩。鼻翅一扇一扇。河堤上或紅或黃野花開遍了,一盞一盞如歌的燦爛!就把兩只竹籃懶懶扔在了腳旁。紫色的馬齒莧,各各有了大半籃。這馬齒莧,鄉下人拿來攤在門板晾曬干了,就炒通紅通紅的辣椒,嫩得很,爽口得很。城里人大約是難得一嘗的。故而那白皙的少年,也就極喜歡外婆噴噴香香炒的馬齒莧干菜,咽綠豆稀飯。外婆呢自然淡淡一笑:“這伢崽!”

  “扯霸王草?”黝黑的少年提議道。

  “要得。要得!”

  “輸了打手板心?”

  “打手板心就打手板心。”

  便一來一去扯霸王草。輸贏并不要緊的,所要的是快活。

  蟬聲嘶嘶嘶嘶叫得緊。太陽好大。

  待這游戲玩得膩了,又采馬齒莧。滿滿的一籃子了,再也盛不下一點點了。就又坐下來歇憩。那白皙的少年解下彈弓,撿了顆石子努力一射,咚地在那河心地方,就起了小小一朵潔白水花。

  “哎呀好遠!”

  “我要射過河去。”

  “吹牛皮。”

  “我才不吹吶。”

  而那河水,似乎有了傷痛,就很匆遽地流。粼粼閃閃。這是南方有名的一條河,日夜的流去流來無數美麗抑或憂傷的故事,古老而新鮮。間常一頁白帆,日歷一樣翻過去了,在陡然剩下的寂寥里,細浪于是輕輕騰起,濕津津地舔著天空舔著岸。有小魚小蝦蹦蹦跳跳。卵石好潔凈。

  “我現在要考一考你。”白皙的少年說。

  “考么子?最不喜歡考試!”

  “你看出來左邊的岸和右邊的岸,有哪樣不同?”

  “左邊有包谷地。右邊沒有。”

  “不是問這個吶。”

  “左邊……有個排灌站。右邊沒有。”

  “不是問這個吶!”

  到后來那黝黑少年終于搖腦殼了。

  “唉呀你,看吶,左岸要平一些,右岸要高一些。還沒看出來?”

  “吔,吔,真的咧!”

  “這里頭有道理。你曉得啵?”

  又把那生了癤子的腦殼搖來搖去:“講唦,曉得就講唦。”

  “我表哥,他講這是地球自己轉動造成的!”

  “嘖,嘖,你曉得好多道理。”

  白皙的少年于是笑了。烏黑眼瞳熠熠地亮。然而忘記了,采馬齒莧卻是那鄉下少年教會了他的;還教會了他如何燒包谷吃,如何釣麻拐(田雞)……人各有自己的聰明與驕傲,奈何不得的。

  蟬聲稍稍有了歇止。

  “好安靜。”

  “是咧。”

  “采了這樣多馬齒莧,回去外婆會高興咧!”

  “當然羅。表揚你做得事。”

  那白皙少年,于默想中便望到外婆高興的樣子了。銀發在眼前一閃一閃。怪不得,他是外婆帶大的。童年浪漫如月船,泊在了外婆的臂灣里。臂灣寧靜又溫暖。

  卻忽然一天,外婆就打起包袱到鄉下來了。竟不曉得為什么。

  方才吃午飯時候,有人隔了田塍喊外婆,聲音好大。待外婆回來,就帶了這黝黑的少年——他的朋友,叫他們一起去玩,遠遠地到河邊上去玩。采馬齒莧,劃水,隨便。總之要痛快玩它一下午。“聽話,莫出事,沒斷黑不要回來。”一人給了一只大竹籃。其時頭上太陽,正如燒紅的一柄烙鐵。白的少年好高興,同時又訝異。因為平日的下午,外婆一定逼他睡午覺,一定不許他出來玩。然而今日全變了。外婆你幾多好!

  蟬聲又抑揚了起來。一只兩只野蜂在頭上轉,嗡嗡營營。

  黝黑的少年于是說:“劃水好啵?劃到對岸去。”

  “好的。”瞇了眼睛望對面綠色的岸,和遠遠淡青的山。

  “好的,好的。”

  “比賽?”

  “比賽。”

  “輸了是狗變的?”

  “狗變的就狗變的。”

  黝黑的少年便笑了。缺了門牙的笑很羞澀很動人。

  因此撲通地一齊扎到河里頭去。河水清涼又溫柔。輕輕托起一黑一白赤條條兩個少年;輕輕忽開忽謝著一朵一朵漂亮水花。那城里來的少年,幾乎嗆水了。因為他想要笑,因為他看到他的朋友,游泳的姿勢應當叫做“狗爬式”幾多滑稽。又還從那缺了牙的口里,噗噗地朝他噴水。遠處一頁白帆,正慢慢慢慢吻過來。真好玩,真快活。

  并且這邊的岸,景致又不同。是泱泱的一片水草咧。水草好葳蕤。后面呢則是蘆葦林。汪汪的綠著,無涯的綠著,恰如了少年的夢想。

  “哎呀!這地方,幾多好看。”

  “城里來的才講它好看。”

  赤條條的少年站在岸上。一個白皙,一個黝黑。頭發濕漉漉的,情緒倒比天空還要晴朗。

  然而那白皙的少年,陡然悶聲一喊,就朝后面倒退數步,踉踉蹌蹌。

  ——水草里頭有條蛇!

  “莫怕,”黝黑少年說,“莫怕,水蛇。”

  同時貓腰下去,極快地捉住蛇尾隨手一揚,那蛇便如閃電,倏忽落在了河里頭。好嚇人。白皙的少年出了大半身汗,立即對他的朋友生出了景仰。

  朋友就又問他:“你眼睛好不好?”

  “右邊是一點二。”

  “莫怕。明日我捉了金環蛇銀環蛇,取了膽來給你吃,包你眼睛就好!”

  自然又憑添了若干的景仰。看到那缺了的門牙像小小一眼鼠洞,便覺得又親切,又好笑。

  剛剛的還要講幾句話,朋友忽然豎起食指止住了,耳語道:“莫做聲:快看。”

  “什么?”

  “那邊。”

  “——咦呀!”

  在那邊,白皙的少年看見了兩只水鳥。雪白雪白的兩只水鳥,在綠生生的水草邊,輕輕梳理那晃眼耀目的羽毛。美麗。安詳。而且自由自在。

  什么時候落下來的呢?

  白皙的少年想:唉呢,要是把彈弓帶過河來,幾多好!然而立即又自行取消了這法西斯主義。因為那美麗和平自由生命,實在整個的征服了他。便連氣也不敢大聲的喘了。

  四野好靜。唯河水與岸呢呢喃喃。軟泥上有硬殼的甲蟲在爬動,閃閃的亮。水草的綠與水鳥的白,叫人感動。

  “要捉住就好咧。養起它來天天看個飽。”黝黑的少年悄聲道。

  “不。”

  “你不喜歡?”

  “比你喜歡得多!”

  黝黑的一笑,也就啞默無語了。癤子隱隱地痛。

  那鳥恩恩愛愛,在淺水里照自己影子。而且交喙,而且相互的摩擦著長長的頸子。便同這天同這水,同這汪汪一片靜靜的綠,渾然的簡直如一畫圖了。

  赤條條的少年,于是伏到草里頭覷。草好癢人,卻不敢動,不敢稍稍對這畫圖有破壞。天藍藍地貼在光脊的背。

  空氣呢在燃燒。無聲無息,無邊無際。

  忽然傳來了鑼聲,哐哐哐哐,從河那邊。

  “做什么敲鑼?”

  “呵呀,”黝黑的少年,立即皮球似的彈起來,滿肚皮都是泥巴。“開斗爭會!今天下午開斗爭會!”

  啪啦啪啦,這鑼聲這喊聲,驚飛了那兩只水鳥。從那綠汪汪里,雪白地滑起來,悠悠然悠悠然遠逝了。

  天好空闊。夏日的太陽陡然一片輝煌。

《人民文學》1984年第10期

榮獲1984年度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38.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