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秋季腹瀉小議

近日忙于私事,好久沒在愛愛發帖了,今日得閑,與眾愛友一起來討論一下小兒秋季腹瀉的中醫治療:

小兒秋季腹瀉集中發生在8月中旬到11月中旬三個月,9月為高峰。臨床多見起病急驟,病起當日就可排出大量水樣或蛋花樣大便,治療頗為棘手,稍有延誤,則變證從叢生。臨證用藥貴乎辨證論治,知常達變,不失良機,方可奏效。

一、究病源,二寒相得濕氣盛

不論何種腹瀉,其病理變化主要在于脾胃失調。小兒秋季腹瀉也是如此。本病性質,臨床所見屬熱者少,屬寒居多。蓋仲秋季節,晝熱夜涼,小兒起居不慎,感受寒涼,“寒邪客于小腸,小腸不得成聚,故后泄瀉腸痛”(《素問。舉痛論》)

另外,夏暑季節,氣候酷熱,小兒乳食不知自節,貪涼飲冷寒積于中,傷及脾陽;小兒脾常不足,脾虛臟寒,溫運力差復受外寒,則運化失常,水反為濕,谷反為滯,濕滯內阻,清濁不分,合污雜下,發生泄瀉。從臨床看,本病的大便性質為水樣,無臭歲味,辮證為寒也符合《內經》:諸病水掖,澄澈清冷,皆屬于寒“的論述。而且本病出現陽氣衰憊,陰液枯竭的危證遠比其它一般的腹瀉快的多,也足以說明本病是以脾虛臟寒為本。由此可見,本病在外為寒邪所傷,在內則為脾虛臟寒,前者為標,后者為本,二寒相得,脾運失常,濕濁內生,下泊腸道而發病。《證治準繩》:七月立秋后吐瀉,身溫,臟腑中三分熱七分冷也。也是這個意思。

二、慎消導,扶脾利濕斂肝急

一般腹瀉,初治常配以消導。蓋當今小兒,膏梁厚味,內多有積,消導每獲良效。始遇本病,見大便夾有不消化食物,也佐以消導,結果事與愿違,才知此不為過食不消,實乃陽虛無力溫眴腐熟之故,“脾陽不傷不瀉”也。再用消導,克伐脾氣,更傷脾陽,一傷再傷,所以徒勞無益。《證治準繩》云:凡吐瀉,五月內九分下而一分補,八月內九分補而一分下。

既以脾虛為本治療應主以扶脾,君選炒白術,味甘苦而氣溫,入脾胃,甘溫益脾胃之陽氣,苦溫燥脾胃之寒濕。若患兒伴見四肢欠溫,精神不佳時,可合炮姜,苦溫而澀,溫中助陽且能澀腸止瀉。炮姜用量應權衡輕重,恰到好處。也有一些病例,投溫補后腹瀉反增,此并非藥不對證,是因得溫則寒凝得行,得補則陽氣得伸故也。再服定當顯效。

利濕在本病的治療上處于輔助地位,為治標之法。大量水瀉,在溫陽補脾助運的基礎上。利小便之藥權宜用之分離陰陽,使水入膀胱,濁走大腸,所以利小便而實大便之謂也。臨床常選車前子一味以利水道而分清濁。該病以溫補為前提,利濕藥不可藥多量重。《景岳全書》有言:蓋虛寒之瀉,本非水有余,實因火不足,本非水不利,實因氣不行。夫病不因水而利則亡陰,瀉由火虛而利復傷氣,倘不察其所病之本,則未有不愈利愈虛而速其危者矣。

脾土已虛,土不培木,易致肝氣橫逆,肝木侮土則脾越虛,脾虛則易生風。故治療時常用少量白芍,柔肝斂肝,緩肝之急,以防微杜漸,免生慢驚。再配炙甘草小量,取酸甘化陰,也寓“滋水涵木”之意。所以我常選“溫脾止瀉”湯(炒白術,云苓,炮姜,車前子,炒白芍,炙甘草,黃連)為基礎方化裁,每獲良效。

三、作“慢驚”,溫陽益氣養陰施

慢驚的形成,可由本病失治誤治所致。此時不僅脾陽重傷,且有不同程度的胃陰耗損。脾陽本虛,散精無力,加之水津不布,津液乏源,脾無精可散,陽明燥土得不到陰津濡潤而脾陽胃陰皆傷,脾虛肝旺,土虛木賊就會引起虛風內動,慢驚成矣。治療當以溫陽益氣為主,輔以養陰息風。多用理中湯合生脈散加鉤藤。并注意保暖,以助陽氣恢復。切不可用鎮驚去風之劑,非但無益,反而有害,待損及腎陰腎陽時,其證危矣。故“虛者補之”是慢驚風的治療原則。臨證當詳審陽傷陰虧之輕重,合理處方用藥,才有稃鼓之效。但也須明辨虛中夾實者,防止“誤補益疾”之弊。

白術散 好文章。

幾點看法供參考:

1、小兒用藥盡量避免黃連之類苦味之品,以免難以喂服;

2、既然是秋季腹瀉,說明是時行病,病因本于脾虛基礎上外感濕邪,既為外感,酢加數味疏表升陽的紫蘇藿香炒葛根,內外合治,當可見效更好;

3、現在計劃生育,且多數人口袋有幾個錢,治病都求快速,倘若用藥一兩天不能迅速見效,多棄藥不用,轉而輸液或轉求他醫。故溫陽雖曰治本,倘不能速效,不能建功唉。

趙氏中醫 多謝白術散老師的指導,我今后在臨床會好好考慮你的建議,讓它更好地指導我的臨床。我在臨床上重法而不重方,這是我的缺點與不足,以后還要加強學習,努力把療效提高。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4.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