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不傳之秘在于“量”—— 靜藥、動藥,如何維系?醍醐灌頂!

一般說來,補氣養血,健脾之藥謂之靜藥,調氣活血之藥謂之動藥。

在組劑處方中,用靜藥,佐以動藥,用動藥,佐以靜藥,動靜結合,常可收到好的效果。

古人用方,補劑必加疏藥,補而不滯,通劑必加斂藥,散中有收,都是這個道理,值得我們重視和研究。

動靜相伍,一般靜藥量大,動藥量小。

陰主靜,陽主動,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重用靜藥,因為陰為陽之基,無陰則陽無以生;輕用動藥,由于陽生則陰長,陰得陽則化。

凡補養之靜藥必重用,方能濡之守之,而疏調之動藥雖輕用已可煦之走之。

《傷寒論》炙甘草湯,為治脈結代、心動悸的名方,其中陰陽兼顧,而靜藥分量最重。

方內阿膠、麥冬、麻仁、生地、甘草、大棗皆為陰藥,大其劑量,以生陰津,補益營血。尤以地黃用到一斤之多,而僅以人參、生姜、桂枝作為陽藥,補益衛氣。

整個配方,陰藥約重二斤半,陽藥僅重半斤,陰藥為陽藥的5倍,道理何在?

陰藥非用大量,則倉卒間何以生血補血?然而陰本主靜,無力自動,必須憑借陽藥動力,使陽行陰中,催動血行,致使脈復。

反之,若陽藥多而陰藥少,則濡潤不足而燥烈有余,猶如久旱禾苗,雖得點滴之雨露,而驕陽一曝,立見枯槁。即使陰陽均衡,亦恐陰液不足,雖用陽動之力推之挽之,究難奏復脈之效。

《傅青主女科》完帶湯為治白帶要方,動靜配合十分精當。

方中白術、山藥各一兩,人參三錢,白芍五錢,車前子三錢,蒼術三錢,甘草一錢,柴胡六分、陳皮、黑芥穗各五分。

全方以靜藥為主,重用至兩,大其量是用以補養,補土以勝濕;用動藥為反佐,量不及錢,小其量是用以消散,寓補于散之中,寄消于升之內,相反實以相成,因而療效特高。

若統一其量,則必然失去補益脾元之功,難收利濕止帶之效。

動靜相伍中動藥宜輕,還在于恐過重耗人正氣,反失其意。

如四物湯是補血名方,內中當歸、白芍、生地等補血養血之藥可用四~五錢,屬方中靜藥,而川芎氣味香竄,屬方中動藥,一般只用二錢,即可起到燮理陰陽之妙,多用反而燥血耗氣。

即使以活血化瘀為主的王清任,在組方中也十分注意及此。

一部《醫林改錯》以用血藥為主,但其中所出方劑,多數養血靜藥用量特大,而活血動藥用量卻小,動靜相合,新血生,瘀血去,從而達到活血化瘀目的,絕非一味攻破。

如桃紅四物湯,四物為靜藥養血,桃仁、紅花為動藥活血即是明證。

在逐瘀湯類中,他雖然常用桃仁、香附,但一般也都只用到二一三錢。作為動藥,調氣活血總不多用,恐過用耗氣傷血。

除了靜藥量大,動藥量小的動靜配伍以外,也有以動藥為主者,但當輔以靜藥。

如《傷寒論》桂枝湯,全力以陽動之藥為主,而加入芍藥一味陰靜之藥,使動中有止,散中有收,故可平衡陰陽,調合榮衛。

治陰疽名方陽和湯,全方立旨以回陽為務,方中雖有麻黃、炮姜、肉桂、鹿角膠、白芥子眾多陽藥,必加入大熟地味柔潤陰藥,培補氣血,其效方顯。

推而廣之,用方如此,用藥亦然。

如熟地與砂仁同用,生地與細辛同搗,皆取陰靜制陽,陽動促陰之義。

總之動靜相合,其間陰陽相生相化,道理深奧,非細心體認,難知其妙,學者亟當于此等處留意,則制方用藥之義可得。

當然,動靜結合,除了此多彼少而外,還當注意辨證,施加恰當的劑量,過與不及,皆非所宜。

回憶解放前吾鄉有一翟老醫生,醫術高超,乃孫從其學。

一日歸語老醫云:治一歸脾湯證患者,予四劑不效,奈何?老醫囑其察舌,回報舌苔白膩,令加大木香用量予服,三劑而愈。

怪而向之,老醫釋曰:歸脾湯屬靜藥方,內中木香僅用幾分,焉能動之。藥不流動,白膩之苔自不能化,越用陰濕,病越不能愈。故一改木香用量,陰得陽化,而病即瘳。

以后其孫又遇一例,遂將木香放膽用之,又不效,歸問何故?

老醫囑再察病人舌,見苔白而薄,遂曰:此脾陰不足之象,焉能再動之燥之,徒加木香,脾陰更虛,擬先加山藥一兩,養其脾陰,服至舌苔厚膩后,再加重木香,則可痊愈。孫用其言,病又獲愈。

由此可見,陰靜陽動,陰陽維系,關系方藥實大。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42.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