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診的下指法絕不是一個小問題

薦 書

東漢張仲景撰著《傷寒雜病論》從平脈辨證方法架構三陰三陽辨證體系,確立“病→脈→ 證→治”的診療規范,以論治“傷寒”為例,演義經方運用原則,是中醫臨床學科的奠基之作,內涵足以為萬世立法。魏晉太醫令王叔和編次整理了張仲景的著作,并搜采歷代名醫經驗撰編《脈經》,目的不僅在于規范脈法,推廣平脈辨證,還在于為讀者學習《傷寒雜病論》提供方法。

本書作者徐汝奇從王叔和的角度結合自己的臨床實踐,以經解經,互為印證,注解《傷寒雜病論》相關脈法經文,解決仲景脈法中晦澀難懂的問題,把陰陽脈法的奧妙揭秘為太過或不及的獨脈,用之臨床確鑿有據,其中厥脈、陰陽脈、不規則脈等脈法的整理發千年來之未發。故本書屬自《脈經》之后首次較為完整演繹仲景著作本義,從平脈辨證解讀經方運用的著作, 可以作為《傷寒論》、《金匱要略》的輔助讀本。

張仲景介紹他的平脈辨證可以“料度腑臟,獨見若神”,但這一切都必須建立在“三部不同、病各異端”的寸、關、尺三部六位的精確定位之上,所以脈診指法運用的正確與否,非常重要。可古往今來,脈診研究著作甚至,但脈診如何下指,往往很少人提及。

迄今所見,最早的脈學專著為魏晉太醫令王叔和撰著的《脈經》。王叔和在《脈經·分別三關境界脈候所主第三》告訴:“從魚際至高骨卻行一寸,其中名曰寸口,從寸至尺,名曰尺澤,故曰尺寸。寸后尺前名曰關,陽出陰關,以關為界,陽出三分,陰入三分,故曰三陰三陽。陽生于尺動于寸,陰生于寸動于尺。

寸主射上焦,出頭及皮毛竟手。關上射中焦腹及腰,尺主射下焦少腹至足。”其《脈賦》又云:“左辨心肝之理,右察脾肺之情。此為寸關所主,腎則兩尺分并。”此節記載將寸口脈法的寸、關、尺三部及其左右六位主射的相應體位初步予以了界定,但如何下指卻沒有告知。

另一部被認為最實用且流行最廣的脈學類書是明代醫家李時珍的所著《瀕湖脈訣》,李時珍介紹指法時說:“初持脈時,令仰其掌,掌后高骨,是謂關上。

關前為陽,關后為陰,陽寸陰尺,先后推尋。寸口無脈,求之臂外,是謂反關,本不足怪。心肝居左,肺脾居右,腎與命門,居兩尺部。左為人迎,右為氣口,神門決斷,兩在關后。

人無二脈,病死不救,左大順男,右大順女。男女脈同,惟尺則異,陽弱陰盛,反此病至。脈有七診,曰浮中沉,上下左右,消息求尋。又有九候,舉按輕重,三部浮沉,各候五動。寸候胸上,關候隔下,尺候于臍,下至跟踝。

左脈候左,右脈候右,病隨所在,不病者否。”這段口訣把持脈的要領及脈法的三部六位九候分辨得比較清楚,相對于王叔和《脈經》的簡潔,已有非常的進步,遺憾的是,李時珍脈診的下指法仍遺漏了一個重要的關鍵細節。

也許,這個細節在當時的年代司空見慣,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只是到了現代,受了西醫的影響才會“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實際上,李時珍只需要在他的持脈要領“初持脈時,令仰其掌,掌后高骨,是謂關上”之后加上這么一句話就行:“左手候右,右手候左,食指居寸,無名在尺。”

正確的脈診下指法即是:看準了掌后高骨,醫者以自己左手對應患者的右手,右手對應患者的左手,中指先下,定位在關,然后食指、無名指齊下,食指的部位為寸,無名指的部位是尺。

左右三指各就各位,左寸、左關、左尺,右寸、右關、右尺,合計三部六位,以舉、按、尋三法共計九候,仔細體會指下脈動的感覺,如此則寸關尺三部一一品察,浮中沉九候纖毫必分了。

仲師凡治必脈證并舉,方證對應,脈法中應用較廣的除了寸口脈法,另有趺陽脈法、少陰脈法等。

趺陽脈法的下指法及其應用在《素問·三部九候論》中表述十分清晰:“以左手足上,上去踝五寸按之,庶右手足當踝而彈之,其應過五寸以上,蠕蠕然者,不病;其應疾,中手渾渾然者病;中手徐徐然者病;其應上不能至五寸,彈之不應者死。”

仲師應用趺陽脈法主要與胃腸相關疾病診斷與治療及預后,與寸口、少陰等脈法合用互參,在《金匱要略》中屢見,是辨疑識難的好方法。

民間傳說脈法有不傳之秘,推測所謂的秘法多與醫者的悟性有關,其實也與脈診下指不當相關。所以,如果療效之秘在于劑量,那脈法之秘則在于指法。

指法不準,下指即錯,何來正確的脈象?脈象不確,何以推測病機?更何談病位、病勢的細分?脈診下指法自古相承、代代相傳卻無人點破,其原因或緣于中醫成才的模式重在師徒授受,師傅就這么教,徒弟就這么學,根本就是尋常。

近代、乃至現代中醫的教育都是一個模式的“批量生產”,西式教育體制的格式化加上西醫知識的普及,中醫學者數典忘祖,甚至以為聽診器、體溫表可以替代三個指頭,自以為是成了西醫的附庸,以西醫理論解釋中醫術語,指鹿為馬的東西在現代中醫比比皆是。

如張仲景把“陰陽俱緊者”定為“傷寒”,把“陰陽俱浮者”定為“風溫”,可研究者混淆“脈緊”與“脈陰陽俱緊”的關系,不知其代表了普通感冒與傳染病的道理,大言不慚說張仲景的“傷寒”有廣義、狹義之分;而宣傳心臟搏動的脈率就是脈象、辨證等于辨病的現象更是普遍。

每見媒體宣傳中醫,畫面中都少不了主人在脈診,可那些賣弄脈診的中醫主人偏偏是“以左候左、以右候右,無名指居寸、食指居尺”,堂堂正正在那里代表中醫。

這些人裝模作樣,己之昏昏還使人之昏昏,以權威身份代表科學否定脈診價值有之,譏諷別人的脈診制造神秘有之,甚至異想天開用豬的血管跳動來作脈診教學的模型也有之,種種行為都在禍害中醫,敗壞中醫的根基。如此下去,中醫豈有不滅亡的道理?

不可否認,現代科學技術促進了醫學學科的發展,但科學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中醫學科原理形成于遠古的哲學史觀,有些內容盡管現代科學尚無法證實,可并非就是不科學。

經方科學注重實效,診療模式在數千年前就基本成形,并在歷史長河中,經歷了莫可計數的醫家實踐總結,成為復興中醫的中流砥柱。相信在現代科學技術的支持下,經方醫學必將主導現代中醫的未來。

其平脈辨證方法不僅在于“變化相乘、陰陽相干”的精確辨證,還體現在“料度腑臟、獨見若神”,可從獨脈中可以發現微觀病位。

推行脈診,與普及現代醫學檢驗技術之間并不矛盾,儀器檢查可以避免因脈診不足可能導致的漏診或誤診,高水平的脈診可以減少醫學儀器檢查的盲目與依從,二者若相互支持,互為補充,對于提高臨證診療水平,促進中醫學科進步都大有可為。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17.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