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冬對話徐文兵:黃帝內經之天年系列(二)

妙趣橫生的《黃帝內經》,妙趣橫生的中醫理論!吵架也許能治你的不孕癥,打呼嚕竟然和傳說中的三魂七魄相關,你信嗎?——如果您錯過了《國學堂》梁冬、徐文兵《黃帝內經》之天年系列的對話,本公眾號給您補上。

文字版——

旁白:何謂血氣以和?

徐文兵:這一(血氣以和)四個字告訴我們,不孕癥,去怎么治。

梁冬:噢。

徐文兵:對吧,不孕癥,一言以蔽之,血氣不和。吵架以后,反而有時候能促孕……

梁冬:兩口子先吵一架,然后再打一架。

旁白:中醫里,怎樣的大夫才是最高境界?

徐文兵:調神的大夫。

旁白:《國學堂》黃帝內經之天年系列。梁冬對話徐文兵,聊聊“何以成人,何者為神?”。

梁冬:重新發現中國文化太美。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年的《國學堂》。我是梁冬,梁某人。繼續呢是有請——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徐文兵老師,和我們一起來學習《黃帝內經》。徐老師,您好!

徐文兵:梁冬好,聽眾,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梁冬:哈哈哈,也包括聽眾朋友,對不對?好,上一期的時候呢,我們講到一個話題啊,講到呢,這個人怎么能夠活得好,他什么樣的一個基礎呢?然后呢講到了,“血氣已和,榮衛已通”。

徐文兵:對,“血氣已和”呢,最早我們就說談到人的根上,就是父精,母血。母親呢是制造一個卵子,然后呢,父親來了精子,帶著他固有的能量,兩個人……

梁冬:噴薄而出的能量,對吧?

徐文兵:對,就是這種和,首先是合二為一,但是這個“合”是,一人一口那個“合”。但另外還有,我們這兒講的這個“和”是什么呢?

梁冬:一個“禾”,一個“口”嘛。

徐文兵:對,是和諧社會的“和”。什么意思呢?就是說,如果父親提供的氣,和母親提供的那個陰血不和的話,不可能有人。也就是說這一(血氣以和)四個字告訴我們,不孕癥去怎么治。

梁冬:噢……

徐文兵:對吧?不孕癥,一言以蔽之,血氣不和,什么意思?就是父親的氣,和母親的血不和。

梁冬:就是兩個人如果吵架的話就很難……

徐文兵:呵呵呵……

梁冬:那也不一定……

徐文兵:吵架以后,反而有時候能促孕。

梁冬:為什么呢?

徐文兵:為什么,怒則氣上。我講,我講過那個宗筋啊,宗筋,誰控制?

梁冬:氣,肝。

徐文兵:對。

梁冬:怪不得呢。

徐文兵:為什么說床頭打架床尾好?好是把那個怒氣轉化到那個方向去。

梁冬:這樣子啊……

徐文兵:這樣狀態下,沒準兒還合出一個挺好的孩子。

梁冬:哈哈哈,兩口子先吵一架,然后再打一架。

徐文兵:對,沒有什么原則沖突嘛,舉幾個血氣不和的例子。上次節目我們講這個手腳,這個氣血榮衛的和。說起那個,父母的那個氣血不和。你比如說,我現在看到很多女孩子,就是陰血比較薄,這個氣血不和表現在就是什么,有陽無陰,父親沒有問題,性功能、精子成活率、活動度都可以,但是母親陰血太薄。有的是幼稚子宮,有些是子宮內膜本身就發育不好。就好像不好坐床,就是有受精卵,然后呢,就好像到了一個特貧瘠的地方。我們說女性叫地勢坤,以厚德載物。您老人家陰血就那么薄,所以這種女孩子不容易懷孕。

梁冬:所以這個平常啊,稍微沒有那么張揚的女孩子呢。

徐文兵:內斂的。

梁冬:是內斂的,比較……

徐文兵:外柔內剛的,看起來很溫柔,一接觸哇,很剛硬。

梁冬:板兒磚拍你。

徐文兵:板兒磚拍你。這是一種血氣不和,還有一種血氣不和,那,我們就陰寒吧,我們就內斂吧。好些人是什么?宮寒。她那個血,本來是陰寒的物質吧,但是它寒得過頭兒了,所以有些女孩子是屬于土地很肥沃,但是什么,陽氣不足。

梁冬:陽氣不足,她自己的陽氣不足?

徐文兵:自己的陽氣不足。就是說,男人很正常,前提要男人很正常,給她提供了這個精子啊,成活的或者是這種有活力的,到那兒就紛紛被凍死。

梁冬:有這樣的情況嗎?

徐文兵:有,宮寒不孕。這種女孩子的話,就是這種病人或者女性,小肚子都是冰涼的,而且這種女性往往就伴有這種嚴重的痛經。打她做姑娘的時候就開始痛經,這就需要什么,男人費點兒勁兒,逐漸的把她從結婚,慢慢養養……最后辛勤耕耘,暖和過來了。

梁冬:這是個技術問題啊,徐老師,這個問題很復雜,就是說,怎么樣能夠,在技術上解決?就是做為男性的角度來講。

徐文兵:就是說,你把你的陽氣搞得很熱烈,你把她最后暖和過來了。

梁冬:人肉瓦斯啊。

徐文兵:誒,就是人……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不是說人肉瓦斯。真的啊,夫妻啊,夫妻我們講陰陽和合本身,就是說夫妻本身都在互相治療。男人過于張狂,需要有一個陰柔的,內斂的女性幫他平抑一下,他就和了。女人呢過于陰寒,被一個男人把她溫暖一下。好多男人被稱為是“暖被窩兒”的,以前人聚個老婆暖被窩兒,現在是老公“暖被窩兒”。為什么?很多女人手腳冰涼,睡一晚上,第二天醒來還是冰的。這時候有一個,呵,人肉……

梁冬:血氣方剛的。

徐文兵:人肉這個暖水包,放上去給她暖和過來。其實這叫互相,互相治療。是吧,血氣已和其實,中等擴展它來講,講的是父母,父母的和。再往大了講夫妻的和,或者是這種陰陽的和。

梁冬:兩個“和(合)”,一個呢是“人口一”這個合,另外一個是禾苗的“禾”,加一個“口”。這兩個“和(合)”有什么不一樣?

徐文兵:這(兩)個“和(合)”完全不一樣,一個是被同化了。合二為一了,對吧,原來是兩個不同的,東西,啪,弄到一塊兒了,成一個了,叫同化了,這叫合。英文叫 Two in one,這個和呢?

梁冬:就是禾苗的禾,加一個口這個“和”。

徐文兵:你也存在,我也存在,你跟我完全不一樣,但是不妨礙我們一塊兒制造出一個新的生命或制造出一個新的家庭。但是你還是你,我還是我,這叫和。所以這個和是一個道家或者中醫里面最高的一個境界。

字幕提示:

“和”是道家或中醫里最高的一個境界。——徐文兵

徐文兵:什么叫和為貴?我們追求的這是個和,我們追求的不是同,我們現在看到很多人結婚,都是想把老公改造,改造成什么樣?改造不了,人不死性不移,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們就不會想到一個就是說在不同的基礎上,我們去追求一個和的那么一個境界。

梁冬:所以這個和,你看,血氣已和的和,一個和平的禾加上一個口,這么一個簡單的字里面蘊含著多深刻的中國哲學的思想,對不對?

徐文兵:對,道家的。

梁冬:榮衛已通或者營衛已通。

徐文兵:“榮衛已通”我就想了,這個氣呀比如在血管里面叫營氣。比如彌散在細胞中間的,甚至有的人氣很足的話,你離他很遠你就能感覺到他那種氣勢。

梁冬:人氣很足。

徐文兵:那種氣勢,我們說這個人喜氣洋洋,一看這個人殺氣騰騰,一看這個人死氣沉沉。這是什么呀?衛氣。人這個衛氣弱了以后,他這個氣不會感染別人它會縮回來,反而外面那些邪氣會進去,所以我們說營衛已通,“營”走的是血管,動脈、靜脈、血管是通暢的。沒有淤血,沒有血栓;那個衛氣走的是什么?經絡。

梁冬:我突然明白了,為什么同樣室溫下,是吧,你站著坐著沒事,不感冒,你一睡著了,感冒了。

徐文兵:對,那會兒,你那個衛氣縮回去了。

梁冬:所以外面的那個邪氣……

徐文兵:邪氣就進去了,所以我們睡著了以后,要蓋著點兒,另外不要開空調,不要吹電風扇。

梁冬:哎呀,真的,這是一個很簡單,所以小朋友還是要學習。我小的時候最喜歡問的一個問題就是為什么同樣溫度下,一睡著就會感冒?終于在您這找到了答案了。

下節預告:

徐文兵:頭一天喝水了,第二天早晨起來小便了。那么失去這個魄力的人表現為什么呢?要么就遺尿,尿床上了,做夢滿世界找廁所,終于找見了,嘩嘩一尿,尿床上了,失去了一個魄力。

梁冬:這也是跟魄力有關?

徐文兵:對呀,人醒著為什么不打呼嚕呢?

梁冬:重新發現中國文化太美,繼續是和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徐文兵老師在我們《國學堂》里面聊《黃帝內經》。剛才講到那個營衛已通,五臟已成,小孩子在母親胎盤里的時候 ,他五臟沒有成的嗎?

徐文兵:什么沒成?!

梁冬:對,他五臟已成嘛。

徐文兵:他說的是一個階段,血氣已和,精子卵子合二為一。或者是氣和血處于一種和諧狀態,然后血管發展起來,然后經絡發展起來,最后那些經絡,我們講經絡是一個氣,氣聚了以后成形。這個成形就是我們的臟。所謂臟叫藏精氣而不泄也,所以第三步,肝心脾肺腎都形成它那個有形有質了,到這個階段以后,你看有了經絡,有了氣,有了血,有了藏精氣的五臟。這時候就好像你準備好了一個非常好的旅館房間,然后就等著,等什么呢?下句話叫“神氣舍心”。 

梁冬:等著神,等著“神氣舍心”。

徐文兵:“神氣舍心”。他講了兩個,一個叫神,一個叫氣。也就是說我做的那個比喻:你在迎接一個客人的到來。這個客人呢原來不在你這個軀殼里面待著,或者是在軀殼里面待著,沒待著它正確的地方。到這個階段那個神就舍心,不是說舍去了你的心,是以心為舍。

梁冬:倒裝句。

徐文兵:倒裝。它就乖乖地進駐到了它該待的這個地方,我們中醫叫“心藏神”。

字幕提示:

中醫強調,“心藏神”。

徐文兵:那個神在哪兒?

梁冬:在心這個地方。

徐文兵:在心這個地方。

梁冬:這個位置是吧?

徐文兵:根據呢?看這兒,就是我們說兩個乳頭正中間有個叫膻(tán)中穴或者叫膻(shàn)中穴的,膻中穴我們都知道它是我們心包經的墓穴,代表肉質的那個心,膻中穴的兩旁各有三個穴,名字是一樣的,第一個穴叫神封。

梁冬:對,神封、神藏。

徐文兵:封,信封的封。

梁冬:對。

徐文兵:靈墟,就那個靈魂的“靈”,墟是那個廢墟的“墟”,墟在古代指大山。神藏,也就是說您的神封藏在這個里面。 

梁冬:所以古代你看那些,包括現在電玩那些,都搞個很大的護心鏡。

徐文兵:賈寶玉戴個通靈寶玉。

梁冬:護在這里。

徐文兵:護在這兒,就說神在哪兒?神在這兒。以前都說我們中醫不科學,說是謬論,我們科學家研究大腦皮層有神。現在不是科學搞器官移植,把那個車禍……已經去世了,腦死亡的人的器官移植到另外的一個人身上,突然發現被移植這個人性情大變,這時候他們才發現:誒?是不是移植過來的這個心臟帶有捐獻者的一些……

梁冬:能量呀,或者信息什么的。

徐文兵:中醫早就告訴你了,人的心神就藏在那兒。

梁冬:好,說到點到即止。“神氣舍心”,就是說以心為舍了,“魂魄畢具,乃成為人”。

徐文兵:我們現在一說研究人的心理情緒問題都學西方的,殊不知中國人研究人的心理、精神、情感要比他們深刻得多。我們強調首先有個神的概念,神是陽性的,它是伸張的。那么神也不是說一天到晚不休息,它也是在太陽出來的時候它跟著伸張,到日入,晚上的時候它也要休息,或者叫部分休息。那么我們怎么分呢?我們就把到晚上以后那個休息去的那部分神,我們給它起個名叫魂,但是到晚上你還有很多臟器要工作,你還要具備你一定的生理或者心理功能,那個還在工作的我們叫魄,或者確切地說就是當睡著時它具備的所有功能,背后主宰這些功能的那個神就叫魄。比如說你頭一天吃完飯了,第二天早晨又餓了,說明什么?整個在消化。

梁冬:對呀。

徐文兵:也是一套功能。頭天喝水了,第二天早晨起來小便了,那么失去這個魄力的人就表現為什么呢?要么就遺尿,尿床上了。做夢滿世界找廁所,終于找見了嘩嘩一尿,尿床上了,失去了一個魄力。還有人睡覺打呼嚕。

梁冬:呼嚕也是跟魄力有關嗎?

徐文兵:對呀,人醒著為什么不打呼嚕呢?神在。

梁冬:對呀。

徐文兵:神在,醒的時候神在,那么一部分神去休息了,靠魄去工作,他那個魄力又弱,那他就開始打呼嚕。所以我們現在治療打呼嚕這個問題不去揭示或者治療它深層次的問題,老跟那個形體器官較勁,小舌頭切一下。這人也不想想,你指頭腫了,沒人說把指頭切了吧?

梁冬:對呀。

徐文兵:為什么這兒腫了你就要把它切掉呢?

梁冬:所以一個簡單的治療打呼嚕的問題上,都能深刻的反映出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到底怎么樣才能夠透過修復一個魄,來治療打呼嚕呢?廣告之后見。

下節預告:

徐文兵:真正給它封固,做艾灸。燒多少狀然后他就回神了。

梁冬:誒,是這樣子的嗎?就能治療打呼嚕嗎?

徐文兵:啊,對啊!

梁冬:那如果他能夠真的是行之有效的話,那我就覺得這套理論是肯定有他道理的。

徐文兵:可以去實踐嘛。就是說“爽靈”要丟了,這人智力很差,所以說想提高人的智力的話,你要去治這個“靈”。

旁白:您現在收看的是旅游衛視最新鮮的《國學堂》。輔佐中國文化發揚光大,廣告之后見。

梁冬:重新發現中國文化太美,繼續回來到《國學堂》。我是梁冬,梁某人。依然有請的是厚樸中醫學堂的堂主徐文兵老師,和我們一起來分享《黃帝內經》。剛才講到一個問題,說為什么一個人醒著不打呼嚕,而睡著覺就打呼嚕。因為他的魄力不足了,那所以呢,治療這個打呼嚕要從調魄開始咯?

徐文兵:對。

梁冬:怎么調來?

徐文兵:這個魄啊,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大家可能就能理解的深一點。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們在中醫學院,我們也有西醫的課程。我們做一個實驗:就把那個青蛙啊先用鐵絲伸到他腦子里面,給它攪了,腦死亡了,但這個時候你把青蛙吊起來,就說你用一個硫酸,就有腐蝕性那個硫酸紙片貼到青蛙的肚子上,這個時候你猜呢?魄還在。

梁冬:你們年輕的時候干過不少這種的壞事吧?

徐文兵:所以,阿彌陀佛!還有就是說,我以前有個法國學生嘛,他來我這兒先治病,后來我讓他去學站樁嘛。他站完樁以后最大的體會是什么啊?他說徐老師,我自打站完樁,我打籃球再也沒碎過眼鏡。就人那種本能的反應。你說我給你轉個球,魄力強的人“啪”就接著了。

梁冬:不需要想。

徐文兵:不用想啊,這叫如有神助嘛。我們說不要過腦子的嘛,你過腦子就慢了。他以前魄力不足,就老是球砸到眼鏡上,手才伸出去。慢半拍,站樁以后,氣足了,神也足了,或者我們叫回神了。

梁冬:所以你剛才講到,這個治療打呼嚕是不是也要用這種方法呢?

徐文兵:對,治療打呼嚕,我們中醫最可愛的地方是什么?它講的這些都是玄的吧?

梁冬:對。

徐文兵:但它都落實到你的肉身。

梁冬:而且能有效,It works。所以它是科學嘛,呵呵呵。對吧,這是科學,他才會It works。是吧?

徐文兵:我們中醫講晚上睡覺的時候呢?“肝藏魂”。這人睡不好覺,入睡困難,老醒,老做夢,或者是這個不停的起夜上廁所,這些“魂”的問題,你需要治他的肝,調肝。魄的問題怎么解決?中醫還有一個理論叫“肺藏魄”。

字幕提示:

中醫認為:“肺藏魄”

徐文兵:你要調他的肺,而且在我們經絡穴位上,后背有肺的腧穴,就是肺的氣從那兒冒出來,肺腧邊上就叫“魄戶”。

梁冬:在哪個位置啊?

徐文兵:第三胸椎脊突下旁開(1.5寸)。也就是說,你這個人失魂落魄了,失去了,從那失去的,魄從哪里跑的,那有個門——“魄戶”。

梁冬:真的啊?是把那個門堵住嗎?

徐文兵:誒,堵住。對啊。

梁冬:拿什么堵呢?

徐文兵:拿什么堵啊,艾灸啊。

梁冬:艾灸,其實艾灸不是把它熏開了嗎?

徐文兵:艾灸有一種收斂和封固作用。針刺、艾灸、中藥都有補瀉,你看他是虛證(還是)實證啊?給他用。那個魂呢在肝的背腧穴,就是在第九胸椎脊突下旁開1.5寸,是“肝腧”。肝腧邊上就是什么?“魂門”。

梁冬:把魂門一堵住。

徐文兵:誒,這人就能睡著了。

梁冬:哎,你說那一個5分錢硬幣按著它。

徐文兵:沒用,太涼。呵呵!中國是試驗了多少代人,幾千年以后得出個最佳的方法。泄熱,比如說這人火太大了,我們用什么?刮痧、針刺、砭石嘛。我們講的《異法方宜論》里面有。真正給它封固用艾灸。燒多少壯,然后他就回神了。

梁冬:誒,是這樣的話,就能治療那個打呼嚕嗎?

徐文兵:誒,對啊!打呼嚕呢有些人我們講,首先要調整飲食。

梁冬:嗯。

徐文兵:中醫有句話叫:“脾胃是生痰之源,肺是儲痰之器”。

字幕提示:

脾胃是生痰之源,肺是儲痰之器。

梁冬:肺就是痰罐嘛。

徐文兵:痰罐。

梁冬:對。

徐文兵:也就是說,如果您老是那么一口一口的濃痰在那兒堵著,你發現人睡著是不會吐痰的。

梁冬:對啊!

徐文兵:那痰它又在生產,那在哪兒呆著?肯定就在呼吸道呢,腔道里面呆著,有人還要高低起伏有韻律的。所以你首先要把他的痰清走,在所有的物質,就是能量方面,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這個人還打呼嚕,那就去調他的魄。所以中醫里面最高境界大夫是什么?調神的大夫。

梁冬:一般來說調神用什么方法呢?

徐文兵:祝由啊。

梁冬:也有一些音樂什么的方法,對不對?

徐文兵:音樂,就是能觸動到您的心神的這一套方法。

梁冬:所以,你看繁體字的漢字的“藥”這個字,它下面既是一個樂(le),也是一個樂(yue)。所以我覺得音樂和快樂可能是最重要的藥。

徐文兵:用對了藥就是樂(le)嘛,用錯了就完蛋了。

梁冬:魂魄畢具,乃成為人。

徐文兵:這個魂魄畢具呢,還有個數字問題。

梁冬:什么數字?

徐文兵:三魂七魄。

梁冬:對,對,對。我們都知道廣東有句俗語呀,叫三魂不見了七魄,三魂不見七魄(粵語),就是魂和魄各有各的數量的。

徐文兵:所以成為一個人很難的。要魂魄畢具,就是說三個魂分別代表著三個高級的我們就是精神層面上那個功能,最主要的一個魂叫做“胎光”。

梁冬:胎光。

徐文兵:胎兒的“胎”,光明的“光”,這是你的我們叫本神,這個可不能丟,這個一丟,人就死了。中醫是怎么判斷人生死的?為什么有個成語叫“行尸走肉”?還能吃,還能喝,還能談判,還能掙錢,但是已經死了。什么沒了?魂魄畢具,他丟了個魂,丟了個啥魂?胎光沒了。第二個魂叫“爽靈”。我們經常說靈魂、靈魂,或者還有人說,幽靈、幽靈,這個靈指什么?靈魂、靈魂是指的人與天地溝通的那個本領,或者說人的那個機敏的反應程度,我們說這孩子很機靈。就是說爽靈丟了,這個人智力很差。所以想提高人的智力的話,你要去治這個靈。中醫也有好幾個穴位帶靈的。有“靈墟”,我講了,在胸口,還有一個叫“靈道”,手腕上。

梁冬:在手腕上。

徐文兵:手腕上。還有一個叫“清靈”,“清靈”是心經的第二個穴,還有個叫“靈臺”。

梁冬:在哪兒?“靈臺”在頭頂吧?

徐文兵:后背。

梁冬:啊,后背。

徐文兵:后背脊柱上,所以,你說我們這小孩子三歲看大,七歲看老。看這個孩子機靈不機靈,聰明不聰明,如果你父母懂點醫的話,在這些靈的穴位上下點功夫。

梁冬:扎針?

徐文兵:扎針,艾灸,中藥。中藥里面有味藥是通靈的。

梁冬:哪個藥?

徐文兵:想知道嗎?

梁冬:想知道嗎?下一期繼續回來。

徐文兵:啊,又是下一期了?

梁冬:感謝大家收看今天的《國學堂》。我覺得真的是很爽啊。好了,在下一期的時候,我們再跟大家講我們的魂還有哪一個魂,以及七魄是哪七魄。

字幕提示:梁某不才,不敢獻丑于江湖,謹為學習所得,懇請斧正,梁冬叩拜!

下期預告:“三魂”“七魄”人體的保護神

旁白:上古就有“魂魄畢具,乃成為人”的說法。

徐文兵:我們說魂是三個人形的,而七魄是動物形。

旁白:在《黃帝內經》中“三魂”“七魄”各自有怎樣的分工?

徐文兵:晚上睡覺時候有一個“魄”把他干掉,你知道那個“魄”的名字叫什么?

梁冬:殺毒軟件。

徐文兵:哈哈哈。

旁白:國學堂《黃帝內經》之天年系列,下周六、日晚11點梁冬對話徐文兵,具象“三魂七魄”,帶你認識“人體神秘的保護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31.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