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賠款”,卻被說成是“送款”,弱國太可憐了

公元979年,趙光義解決了威脅宋統的最后一個中原割據政權——北漢。接下來,趙光義開始著手應對北方的契丹人。

雖然趙光義是個有為之君,但比起他哥哥來還是略遜一籌。和契丹人之間的戰爭打了二十年,趙光義沒能在契丹人身上討到半點便宜,反倒連年損兵折將,致使北宋國力大衰。

趙光義這樣的皇帝都拿契丹人沒辦法,更別說那些能力不如他的趙氏子孫了。趙光義之子宋真宗登基未久,契丹人就洶洶來襲,大舉南侵。

這場曠日持久的侵略戰爭持續了八年,大宋首都開封受到了威脅。估計若非寇準逼著皇帝御駕親征,在澶州打了場漂亮仗,恐怕南宋小朝廷的歷史得提前一百年。

我們知道,這場反擊戰結束后,北宋與遼人定下了“澶淵之盟”,雙方暫時休戰。不過,這份和平著實來之不易,北宋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遼人提出的要求很簡單,無非是向大宋“敲竹杠”。你宋人想要不挨揍,就得準備金銀細軟,用錢買和平。看在孔方兄的份上,遼人終于罷戰,北宋迎來一段復蘇期。

在盟約上清清楚楚地寫著,北宋想要過上好日子,每年得拿出十萬兩白銀,二十萬匹絹布。不過,之所以遼人答應這一交易,并不是因為北宋肯掏錢,著實是因為雙方打了這么多年,契丹人也有些吃不消了,他們沒有徹底拿下北宋的底氣,所以才退了一步。

所以說,只要契丹人恢復國力,有了征服北宋的把握,一定會卷土重來。屆時,“澶淵之盟”不過是白紙一張,根本不具備約束力。

宋真宗駕崩后,仁宗登基,“咸平之治”結束,北宋爆發內亂。宋真宗好不容易讓國家步入正軌,沒想到一場內亂使他的努力付諸東流,國庫中的存銀全都耗在了鎮壓內亂上。屋漏偏逢連夜雨,大野心家李元昊于西夏稱帝,與北宋分庭抗禮。

為了鎮壓西夏,仁宗不得不派兵遠征西夏,總共與李元昊打了三場惡戰。遺憾的是,這三場戰爭均以李元昊完勝告終。遼國看北宋沒戲唱了,立即將軍隊開到邊境,趁火打劫,打算從北宋身上榨點甜頭。

大國之間的“敲竹杠”,自然不能像老百姓一樣撒潑耍無賴,得拿出一套有理有據的說辭。契丹人找了兩個借口:一是李元昊這小子與我朝遼興宗交好,北宋打西夏無疑是在打遼國的臉;二是這么多年北宋在兩國邊境修了不少防御工事,有北上入侵遼國的野心。

說完了理由,契丹人又提出了要求,那就是讓北宋割讓原來北漢的領土,以及若干關南土地。雖說在交涉過程中,北宋大臣將遼國使者罵得啞口無言,但畢竟兩國外交靠的不是嘴皮子,想要讓對方屈服還得靠硬實力——軍事。

顯然,這一時期的北宋,根本沒有余力抵御遼國。所以,北宋做出妥協是必然的結果。1042年六月,宋仁宗派富弼北上遼國,與遼國皇帝進行談判。北宋的態度是,割地不可能,增加歲幣或派公主和親倒可以考慮考慮。表面上看,北宋頗有底氣。實際上,北宋只是想變割地為賠款而已,還是向契丹人服了軟。

談判進行了幾個月,遼人見北宋始終不肯松口,終于退了一步,決定同意北宋提出的要求,讓宋人增加歲幣。由此可見,遼國根本沒想與北宋打這一仗,這一切都是虛張聲勢罷了。為了羞辱北宋,遼國皇帝提出一個要求,那就是在名義上將“送”歲幣改為“獻”歲幣或“納”歲幣,這些都要體現在國書中。

雖然本質上沒什么區別,都是給遼人送錢,但一字之差意義相差甚遠。“送”是建立在平等關系下的,“獻”則是以下獻上,“納”雖然比“獻”好上許多,但卻成了一種義務。

事急從權,宋仁宗覺得如今北宋已經在經濟上吃了大虧,再在名義上吃些小虧也無可厚非,畢竟弱國無外交。于是,雙方重新簽訂和約,和約的內容為:每年向遼國納二十萬兩白銀,三十萬匹絹布。史料上,將這起外交事件稱作“重熙增幣”。

這起外交事件的結果比較微妙,西夏見遼宋重新締結盟約,立即對遼表示不滿,反倒重新向北宋稱臣。在此之后,西夏與遼國之間的關系越來越緊張,先后打了三場仗,均以西夏獲勝告終。在此期間,北宋獲得了為期數年的發展機遇,倒也算是因禍得福。

參考資料:

【《宋史》、《資治通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聯系郵箱:jubao@pinlue.com,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處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3.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